李逵劈鱼什么是周期
   www.evwel.tw - 評劇曲譜網
| 首頁 | 唱段曲譜 | 評劇史略 | 評劇知識 | 曲  牌 | 鑼鼓經 | 劇  本 | 戲詞釋典 | 特色鈴聲 | 戲迷論壇 | 曲譜郵購 | 買樂器 |
 評劇曲譜網 服務熱線:132-5320-3298
戲迷登陸
評劇
加載中...
欄目主題
評劇曲譜搜索引擎
輸入想查找評劇選段名的一部分或全部
關鍵字
高級搜索
熱門選段 花為媒 劉巧兒
秦香蓮 人面桃花
小女婿 奪印
最新評劇曲譜
·譙樓上傳來了二更時分
·尤庚娘跪佛堂淚流滿面
·夜黑天人寂靜我好孤單
·尊廳長休要怒氣發
·咱農民的明天比蜜甜
·襄陽府棗陽縣名叫羅德
最新鈴聲
·鴛鴦河--喜得換了新娘裝
·玉鐲情--休生悲莫憂愁
·貽順哥燭蒂--想不到你是貴人
·雙鎖山--前奏音樂
·金錢板擊打樂
·尼姑下山前奏
評劇的源流
[ 來源:pingju.com.cn | 編輯:admin | 時間:2008-01-01 13:27:04 ]
 

    評劇 形成前叫過“平腔”,形成后叫過“平腔梆子戲”,發展開來又曾叫過“蹦蹦戲”、“唐山落子”、“奉天落子”。何時定名“評劇”,其說不一。一說始于一九二四年,奉天落子演員李金順成名時;一說始于一九三五年以后,白玉霜在上海唱紅返回北方時。為什么叫評劇?一說為了和當時的“平劇”(即京劇)相區別;一說是因為這個劇種當時的上演劇目,有“評古論今”之意,故取此名以示標志。但不管咋說,評字只不過是在平字旁邊加個言字,雖兼有評論之寓意,但定名為“評劇”,仍不免是由“平腔梆子戲”這一名稱演變而來。

    評劇在歷史上曾分為東、西兩路,二者均是在民間說唱、演唱藝術——東、西兩路“蓮花落”的基礎上,各自吸收其他有關藝術營養,經歷各自不同的發展道路,逐漸演變形成起來的,雖皆屬評劇,但各有源流,各有自己的歷史演變過程。

甲、西路蓮花落與西路評劇

    蓮花落又稱“蓮花鬧”。據宋代《五燈會元》記載:“俞道婆嘗隨眾參瑯玡,一日聞丐唱蓮花樂,大悟。”“落”與“樂”音相近,民間常予通用。由此可見,蓮花落這一藝術形式已有悠久的歷史。

    清代流行在北京周圍、天津以西的通州、三河、寶坻、薊縣一帶的蓮花落為“西路蓮花落”(亦稱“單板書”或“竹板書”)。它的活動形式,原以沿街乞唱為主。到光緒末年,因與“北京蹦蹦”相結合,吸收河北梆子、老調、哈哈腔、定縣秧歌等地方劇種的劇目、音樂舞蹈等藝術營養,借助戲曲的分場形式,方形成了具有自己獨特藝術風格的一個地方小戲,并開始了一些班社活動。起初因行當不全,形式不夠完整,又因與河北梆子同臺演出,曾稱其為“北京蹦蹦戲”與“兩下鍋班”,“東路評劇”興起后,始稱其為“西路評劇”。它的劇目,以生活小戲為主,大多反映勞動人民的各種善良愿望,如《賣水》、《花亭會》、《小王打鳥》、《藍橋會》、《小過年》、《頂鍋》、《楊二舍化緣》等。語言樸素,生動活潑,充滿著濃郁的河北鄉土氣息,具有強烈的民歌和民間說唱文學的色彩。它的角色行當以三小門(小生、小旦、小花臉)為主,輔以彩旦。后來,因受河北梆子影響,才發展了老生、花臉、刀馬等大門行當,演出了《雙鎖山》、《佘塘關》等戲,此路藝人多是貧苦農民出身。清末盛行期間,也曾出現一些受群眾愛戴的演員,如能編善導的金葉子,以青衣、小旦見長的舍命紅、桃簾紅、歪脖紅、小蜜峰、大香蕉、青菊花、白菊花、紅菊花,以老生、小生見長的郭啟榮、銀葉子、王殿良、賈三,以丑、彩旦見長的大白菜、胡椒面等。但因其因襲江湖舊制,講家門,分派系,受邱祖龍門派的行幫習氣束縛較重,在思想上、藝術上落后保守,缺乏革新精神,待“東路評劇”興起之后,便逐漸走向沒落,停止了專業性的班社活動。

乙、東路蓮花落與東路評劇

    清末,流行在天津以東、唐山周圍、遼寧西部、承德南部的蓮花落為“東路蓮花落”。在此基礎上,結合冀東人民的生活、語言,吸收“東北嘣嘣”、冀東一帶流行的多種民間演唱藝術與河北梆子、京劇的某些藝術營養,而逐漸形成的評劇為“東路評劇”,即現在人們所通稱的“評劇”。它的形成、發展過程大體經過四個歷史階段:(一)蓮花落獨立活動階段;(二)蓮花落與“東北蹦蹦”等結合后出現的“拆出”(即“平腔”)階段;(三)拆出之后,吸收河北梆子、京劇等營養而形成的“平腔梆子戲”階段;(四)平腔梆子戲經過“唐山落子”、“奉天落子”(亦稱“蹦蹦戲”)兩個重要的發展、補充時期而定名的“評劇”階段。

(一)蓮花落等民間藝術的活動

    原直隸冀東地區(今河北省唐山地區),北靠長城,南臨渤海,地處京沈走廊,水陸交通發達,工商各業興旺。不僅是魚米富庶之鄉,而且,還是軍事要塞之地。此間天才的民間藝術家們,伴隨歷史的發展,適應群眾的需要,曾創造、繼承、發展了豐富多彩的民間藝術。如歷史悠久的灤州(縣)皮影、樂亭大鼓,生動活潑的唐山秧歌、漁鼓、什不閑、喇叭腔、蓮花落等。其中什不閑(亦稱“十不閑”),一說是屬于蓮花落一支,一說是屬于“雜耍”的一種,清中葉就已風行一時。嘉慶二十三年,《畫舫余談》中記載南京孔廟前的百戲活動時說,“值清明,百戲具沉,如……三棒鼓、什不閑……可以娛目示聽者,圍如堵墻。”《京都竹枝詞》一書,更記載了當時它的歌場上的盛況,詩云:“頑笑人能破酒顏,無須籍貫與京蠻;而今雜耍風斯下,到處具添十不閑。”

    東路蓮花落種類頗多,除“單口”、“對口”的形式外,尚有“打落子”、“數來寶”、“金錢蓮花落”(間有幫腔者)幾種。此路藝人亦是貧苦農民出身,雖間有賣唱求生者,但其本來的活動目的,則是為了在農閑時自我娛樂,因其不講師傳,不論家門,不搞派系,跑“海青腿”,以四海為家”,因而,具有廣泛的群眾性。

當時,東路蓮花落中“單口”的表現形式是由一人表演,即一手拿著兩塊大竹板,另一手拿著五塊小竹板(碎嘴子)自打自唱,遇到搭伙的,也配一把弦兒伴奏。“對口”形式是由小旦(亦稱包頭)、小丑兩人化妝演唱。小旦用藍布、花布包頭,頭前配上五—七個珠口,身穿飄帶裙襖,手拿折扇、手帕;丑兒頭戴氈帽,身圍腰包,手持竹板或花鞭,載歌載舞,生動活潑。除有鑼鼓、大弦伴奏,還有二到四人幫腔伴唱。其節目多是演唱民歌小調,如《嘆五更》、《思夫》、《十繡門簾》、《補汗褟》等,有時也演唱一些較長的歷史與民間故事,如《烏龍院》、《西廂記》、《小借年》、《藍橋會》等。他們以這些形式多年分散在農村集日、春節“花會”中活動,活躍在底層群眾的文化生活。

    一八八一年前后,(清光緒七年左右),唐山開平礦務局創建鐵路,冀東一帶資本主義的煤礦工業與資本主義商業都有很大發展。加之,隨著海運開通,天災連年,捐稅繁重,曾導致冀東農村經濟急劇破產。據《灤縣新志》記載:“……灤屬海濱,其利魚鹽,咸豐年后,大莊河民船出海,向關東運糧,灤人因之在家者十之二三,出外經商者十之七八……”,“光緒九年之后,夏多苦雨,灤河半改舊道……沃壤變黃沙,居民多凋落”,再加上“黃糧莊頭的盤剝,軍用征發,操切彌甚,致民力拮據,生活非常困苦”。一些會唱蓮花落的貧苦農民,為生活所迫,遂由農閑業余活動,轉為職業性的班社活動,賣藝謀生。到一八九一年前后,冀東蓮花落班社已發展到十多個,如豐潤的孟光武班、樂亭的崔八班、遷安的金鴿子班等。好多著名演員,如金菊花、月明珠、成兆才、任善慶、楊柳青、佛動心、仙動心等,都參加了班社的演出活動。蓮花落由演員分散活動進入到有組織的集體活動,使蓮花落的演出形式向前發展了一步。一場節目已可由下述幾個段落組成,即:一、擊鼓開場;二、報四喜(由擊鼓者面向觀眾朗誦四句即興喜歌);三、表演“單口”;四、“對口”或“拉場玩藝”壓軸。但是,除了演員陣容較之個體活動有些擴大之外,其藝術形式仍沒有突破原來民間歌舞演唱范疇。如果說這一階段是評劇形成的第一階段的話,它還只是為后來評劇的形成提供了一個有深厚群眾根基的藝術基礎,為其準備了演員。

(二)從蓮花落到“拆出”

    東路蓮花落進入到有組織的班社活動以后,如何把蓮花落的演出形式再向前發展一步,心中并無底數。真正促使蓮花落在藝術質量、演出形式上有所提高、有所變化的,還是受“東北蹦蹦”的藝術影響以后。

    蹦蹦又稱“編曲”、“雙玩藝”、“二人轉”。這種藝術形式,一說產生于河北,一說產生于山東,由膠州灣經渤海流入東北與當地人民群眾的生活、語言結合以后,逐漸產生了一個獨特的民間藝術品種——“東北蹦蹦”。這種形式解放前在遼西、承德附近的農村也頗為流行(這一支派為西路蹦蹦),王榮、大碗粥(周)、陳萬成、筱金枝就是這一帶的知名演員。其節目大多反映民間日常生活與男女之間的愛情故事,唱詞通俗易懂,唱腔豐富高亢,素有“九腔十八調”之稱。其演出形式有“單出頭”(與單口蓮花落相似)、“雙玩藝”(與對口蓮花落相似)。其它如用大弦伴奏,群眾幫腔,使用扇子、手帕、竹板、節子(碎嘴子)作為表演時的道具,亦和蓮花落基本相同。唯“拉場玩藝”為原來和當時冀東蓮花落所沒有,是東北蹦蹦中較為高級的一種形式,具有一定的戲劇因素。其節目不僅有較完整的故事情節,而且,分場次,講彩扮,有動作,演員已由第三人稱敘述故事情節,進入到以第一人稱刻畫表演劇中人物了。

    一八九一年(光緒十七年),有遼寧省寧遠州(今興城縣)王榮(王大腦袋);一八九五年,又有遼寧錦州大碗粥(周)、梁半截夫婦、倪宏、倪亮、何有余等,先后由喜峰口、遷安一帶進入山海關里的冀東地區演出。廣大“蓮花落”藝人,在藝術上深得啟發,遂紛紛與之合作演出。蓮花落班社,不僅由此擴大了陣容(每班多達二十人左右),創造了與什不閑、唐山秧歌、對口蓮花落、拉場玩藝經常同臺演出的形式,而且,在藝術上還得到了極大的哺育。一批蓮花落演員,借機大量吸收了“蹦蹦”的曲牌、唱腔,借鑒其“拉場玩藝”的藝術形式,把蓮花落原有的“單口”、“對口”節目,提高到能以拆開演出的簡單戲曲形式,使蓮花落進入了“拆出”的藝術階段,從而,產生了《小姑賢》、《小借年》等一些小型戲曲劇目,使蓮花落的藝術形式向前發展一步。一九 O 八年,成兆才、張化文、姚及勝、金菊花等人,帶著《開店》(對口)、《烏龍院》(拆出)、《鬼扯腿》(“拆出”武戲)三出戲,去到當時“內管七州,外掛三縣”的永平府(今河北省盧龍縣),并指地為名把蓮花落的“拆出戲”改為“平腔”(一說是取“蹦蹦”唱腔的平音之故)一度唱紅,取得了一些群眾的承認。這就是評劇史上“打開永平禁地”的一段史實。因此,“拆出”階段,對評戲形成的歷史作用,不僅鍛煉了演員,而且,使藝人嘗到了創新的甜頭,開始明白了藝術不僅要繼承,而且,還要革新、發展的道理。

(三)從拆出(平腔)到“平腔梆子戲”

    拆出階段,雖有了較為固定的班社組織,豐富了藝術表現手段,醞育了向前發展的契機,但這時的蓮花落演員還沒有徹底改革的欲望,還沒有形成一個完整的戲曲表演團體,“拆出”節目雖有增加,但整個的演出形式,還沒從民間歌舞范疇中徹底脫胎出來。加之,蓮花落發展到“拆出”階段,也正是昆曲、高腔、京劇、河北梆子在冀東一帶盛行的時期,這些大劇種,不光占據城市劇場,有時也到農村“跑棚”演出,使蓮花落的演出活動受到很大阻礙。大劇種的演員排斥他們,地主、富商、農村會首鄙視他們,當時在永平居官的南方人,更偏愛昆、高、梆、京,而壓制這個北方小戲的成長。一八九四年(光緒二十年)后,有二合、慶順、義順、義合等班去天津演出;一九 O 一年(光緒二十七年),又有成兆才、王榮、金鴿子、佛動心(張玉森)、東發亮、東發紅等人,帶著《借髢髢》、《小姑賢》、《四大賣》、《拾枝梅》、《小借年》等“對口”與“拆出”的節目,由唐山進入天津。但天津當局亦對蓮花落演出活動采取了更加排斥的態度,只準在“法租界”天福樓、下天仙等小園子營業,取消其在中國地的演出資格。封建階級的遺老遺少,對其誣蔑尤甚,清張熹著《津門雜記》就曾誣蔑蓮花落為“妙齡女子登場度曲,雖于妓女外別樹一幟,然名異實同……”。當時駐天津的直隸總督楊子祥,更以“有傷風化,永干力禁”的禁令將慶順、義順、二合等九個班社驅出天津境內。以后的軍閥混戰,兩次“國喪”(光緒、慈禧死)禁止響器,封建勢力摧殘加重,箱主們剝削日劇,致使蓮花落藝人衰老病死,生活無著,班社大部解體停止活動,從而,基本上終結了蓮花落的“拆出”藝術階段。

    殘酷的生活現實,迫使蓮花落藝人認識到,要想生存和發展,不與群眾相結合,不跟隨時代的腳步向前邁進,不對蓮花落從內容到形式進行徹底的改革是不行的。“拆出戲”雖然能把蓮花落原有節目的故事、唱白拆開,分成場次,把敘述故事改成劇中人登場表演矛盾斗爭的簡單的戲曲劇本;在表演上,吸收民間武術和秧歌等舞蹈動作,豐富了表演藝術;在音樂上,吸收了蹦蹦的唱腔、曲牌,根據表演和塑造人物的需要,放慢了節奏,改變了尾腔(如后來評劇的慢板、慢二六等),增加了音樂的表現力,但“平腔”并不就成了一個新的劇種,“拆出”的形式也只不過是向完整戲曲形式的開始過渡。因為,鑼鼓點兒還是蓮花落與“蹦蹦”原有的,七塊竹板還沒有丟掉,各種藝術手段還沒有做到有機的結合,還沒有自己的代表劇目、代表演員,還沒有自己獨特的藝術風格。雖一時有所起色,但仍然經不住時間與歷史的考驗,不徹底進行革新,就不可能取得存在和發展。

    一九 O 九年(宣統元年),為挽救“平腔”(拆出階段的蓮花落)的垂死命運,另覓生路,成兆才、月明珠、任善慶等人,用棧上(今漢沽)張景會,又另組織了一個“慶春班”,繼打開“永平禁地”之后,再次進入唐山。當時的唐山是冀東一帶政治、經濟、文化的中心,資本主義勢力猖獗,工人、市民、婦女受著極大的剝削和壓迫,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,他們要求擺脫凌辱,改變環境,獲得合理的生活。蓮花落藝人對此是熟悉與同情的。為使蓮花落的“拆出”節目得到發展,取得廣大群眾的承認,賦其以新的生命,他們便根據當時群眾的生活與思想要求、藝術愛好,爭取與河北梆子、京劇劇種一些鼓師、演員的合作,圍繞下述幾個環節,對蓮花落及其“拆出”節目,進行了全面的改革與創造: 1 、刪掉“拆出”節目中的淫詞濫調,從反映群眾的生活愿望出發,首先努力編寫了《父子巧姻緣》(趕船、花為媒)、《開店》、《占花魁》等新劇本,為其他方面的改革奠定了基礎; 2 、建立樂隊,學習河北梆子的鑼鼓經,去掉竹板,改用底鼓、梆子控制節奏,采用板胡、橫笛、笙、嗩吶伴奏,加強音樂氣氛,并根據人物性格表達思想感情的需要,吸收河北梆子導板、尖板、搭調、安板、哭幺二三等板式中的音樂成分,創造了慢板 、二六、大安板、小安板、尖板等一些新的板式,提高與豐富了音樂表現力; 3 、根據劇本的規定與表現人物的需要,發展角色行當,學習戲曲表演程式,增強了刻畫人物的藝術手段。“平腔”經過此番改革與補充,得到很大提高,從內容到形式都有了質的變化。于是,一個有自己的班社組織,有自己的代表劇目,有自己的挑臺演員,有自己通俗、純樸、健康獨特藝術風格與濃郁生活氣息的新興劇種——“平腔梆子戲”,便于同年在唐山小山“永盛茶園”正式形成了。由于這個劇種的演員來自群眾,善于表現群眾;由于它的語言、唱腔具有冀東的地方色彩與通俗易懂的特點;由于它的劇目反映了群眾的生活愿望,表達了底層人民,特別是廣大婦女對生活的合理要求,誕生伊始,即得到了廣大群眾的關注與支持,不僅冀東的觀眾歡迎,也受到了其他城市和農村觀眾的贊許。一九一五年(民國四年)“慶春”平腔梆子班及其主要演員月明珠(男旦),以新的藝術面目,再次去天津演出時,觀眾曾贊揚他們是:“明珠新出蚌,一起平腔,壓倒男伶女樂!”據許多老藝人回憶,革命導師李大釗同志,看了他們演出的《花為媒》之后,也曾稱贊過他們的演出是“似戲非戲,改良評戲,比戲出奇!”

(四)從平腔梆子戲到“評劇”

    蓮花落,以冀東人民的生活為土壤,吸收東北蹦蹦、河北梆子、京劇、皮影、曲藝、民歌、雜耍、秧歌、武術等藝術營養,經過“拆出”、“平腔梆子戲”階段,形成一個新的劇種之后,又經過“唐山落子”、“奉天落子”兩個發展、提高時期,才定名為“評劇”。如果把“評戲”作為一個歷史階段來看,它和“平腔梆子戲”階段并沒有質的變化,而是對“平腔梆子戲”的不斷提高,不斷補充,不斷完善。評劇發展到解放前和解放初期,雖還沒有超出“半班戲”的水平,但這一階段對評劇歷史的貢獻,卻是十分顯著的。其主要成就是:

    ( 1 )培養出很多著名演員,如成兆才、月明珠、楊柳青、金開芳、倪俊生、李金順、白玉霜、芙蓉花、喜彩蓮等。他們通過不同唱派、不同表演,大大豐富了評劇藝術,推動了評劇劇種的不斷壯大與發展。

    ( 2 )在長期演出實踐中,使自己劇種的藝術風格,逐漸得到形成、明確、突出。

    ( 3 )創作、改編了數以百計的傳統劇目,積累了許多音樂與表演藝術遺產。

    ( 4 )發展了角色行當。由只有丑、旦兩行發展到有生、旦、凈、丑等各種行當,而且,有的行當還擁有了自己的代表劇目,如三小并重的《王少安趕船》、《杜十娘》,文武并重、行當齊全的《保龍山》,花臉、青衣兼有的《劉翠屏哭井》,以刀馬為主的《樊金定罵城》等,增強了評劇藝術的表現力。

    由于上述這些成就,才使評劇這個新的劇種能夠在全國范圍內盡快發展起來,并給解放后的全面發展、提高,奠定了多方面的基礎

(本文引自《成兆才與評劇》一書)

作者 王 乃 和

著于一九八四年

 
 
  中國評劇曲譜網

聯系我們 - 隱私保護 - 版權聲明 - 網站地圖

評劇曲譜網 冀ICP備08005179號
Copyright © 2008-2009 pingju.com.cn,All Rights Reserved. Powered by pingju.com.cn
pingju.com.cn 版權所有,本站所有內容未經 pingju.com.cn 或作者本人同意,其他媒體一律不得轉載
李逵劈鱼什么是周期 欢乐麻将二人麻将诀窍 广东时时11选五开奖结果查询今天 腾讯分分彩怎么玩都是死 三牛娱乐登录官网 打龙虎300快怎么赢2000 凯天娱乐app 星空娱乐平台官网 吉林时时开奖结果查询 三公牌游戏 牛牛看牌抢庄规律